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十年政綱】一、國家安全戰略

下午11:09

國家安全戰略


壹、趨勢與挑戰
在未來一至二個世代,全球化趨勢將持續發展。在這個大趨勢下,世界將並存著以傳統國家為界的有形世界,以及由資訊、資本、貿易、技術、服務、人口流動等連通而成,以超大型城市為節點連結起來之網絡社會這樣的無形世界。這將更加強化各國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的連結,使各國的相互依賴加深。全球化也衍生更多、更複雜的跨國問題,如貧富差距、氣候變遷、能源短缺、經濟危機、恐怖主義等非傳統安全議題,對傳統的國家形式、政府治理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與考驗。

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世界經濟快速增長之軸心及經濟力量流動的變化,推動了新興大國的崛起,衝擊著既有地緣政治與世界戰略格局。中國、印度、俄羅斯即其中最受矚目者。在這新的變化趨勢中,美國儘管仍是世界唯一的超強,但其單極的主宰地位已受到削弱,一個不均衡多極的國際體系正在形成。其中,新興大國及傳統大國爭取各作為一極,尋求與美國共同決定世界秩序。從歷史經驗來看,新興強權興起,如何與既有強權形成新的、更複雜的國際體系,尚未明朗。崛起的中國將是關鍵因素之一。

在東亞,美日安保體制一直是東亞安全的重要基石之一,但中國的崛起也衝擊這體制,從而影響新的區域安全秩序。這些戰略形勢的發展與變化,是台灣維持繁榮發展、民主自由、生存安全等國家安全目標必須面對的客觀形勢。由於歷史因素,兩岸長期對峙,即使近三十年來交流幅度愈來愈大,但對峙之局依舊,只是由顯趨隱。關鍵是主權爭議,而雙方在價值、觀念、制度方面更是存在著相當的差異。三十年的交流使當前兩岸形勢詭異,經濟往來之密切,前所未有,但價值、觀念、制度卻未趨同,有些差異甚且加大。

更有甚者,中國歷經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固然已崛起成為全球性的力量,但一些跡象顯示,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正面臨一個前景不很確定的發展階段。政治改革遙遙無期、經濟發展更加國家資本主義化、社會分化與社會矛盾加劇、毛澤東主義的殘遺幽靈徘徊在中國上空。國際社會普遍關注,崛起的中國將會在新的國際體系中作為「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發揮其作為建設性全球力量的角色,還是在帶有擴張意味之國族主義的鼓舞下,實現其「偉大民族復興」式的「中國崛起」。中國的選擇,關係著世局的發展,關係著區域的和平與繁榮,當然也關係著台灣的國家安全與發展。

然而,自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無視中國社會全局發展的複雜面向,輕忽台灣在全球化世界中與其它國家互動的主體性,矮化台灣的主權,單維思考地視中國為台灣安全與發展的唯一倚靠、唯一路徑。這使台灣之國家安全與發展的主體性,日益邊緣化,成為中國充滿不確定性之發展的「依變數」。長此下去,將使台灣在未來全球化趨勢下的世局發展中,只能是個「亞細亞的孤兒」。

從大航海時代開始,台灣就是當時之全球化趨勢的參與者,歷史發展經驗顯示,台灣的生存、繁榮、發展繫於我們能否充分認識身處的歷史大環境與舞台,參與它、善用它。目前,我們身處在持續發展的全球化趨勢中,面對崛起的中國,以及正在重組的國際體系。而其中最具關鍵、也最具變數的中國,對台灣既是可能的發展機遇,但卻又有著對我主權問題的不友善,且其本身更因崛起而處在一個意圖、前景都不夠透明的不確定發展階段。這種種,構成台灣當前國家安全與發展的重大挑戰與考驗。

台灣做為全球社群的一份子,面對全球化發展,以及中國崛起所帶來的機遇、挑戰與問題,必須秉持「共同責任、共同義務」的心情,直視這些大環境的變化,以新的戰略思維面對這些變化,迎接挑戰,維護台灣的生存安全、價值尊嚴與繁榮發展,善盡全球社群成員共同維護和平發展的義務。作為在這塊土地滋育成長的民主進步黨,對此更是責無旁貸。



貳、核心理念
    台灣是海洋之國,對外開放、連結、開拓的戰略基調,是台灣繁榮、發展的關鍵。為因應新一波全球化趨勢的戰略環境變化,確保台灣的生存安全、價值尊嚴與繁榮發展,民主進步黨的國家安全戰略秉持著以下核心理念:

一、 公義的普世價值
台灣是新興的民主國家,對民主、自由、人權、綠色等公義價值的追求,是台灣民主化的主要動力。民主進步黨認為,在對外與安全事務上,台灣應堅持這些公義價值與原則,作為對外交流與合作的基礎。因此,台灣有權合理參與國際事務、分享資源,但也有義務積極參與國際合作、貢獻力量、善盡國際社會成員的責任。

二、 均衡的對外關係
台灣的發展從來就是通過無阻隔的大海通路,與世界各地往來。民主進步黨認為,在全球化時代,台灣的對外關係,也應置於全球與區域架構下,整體考量,發展全球平衡戰略,鞏固與全球網絡社會的直接連結,積極參與國際與區域安全事務,推展區域合作,建構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與軍事安全網絡。

三、 互利的戰略思維
儘管台海兩岸目前已有相當緊密之經濟、社會、文化往來,但由於歷史遺緒,兩岸仍存在不穩定的戰略對峙態勢。這不利於雙方各自發展之戰略利益,更形成東亞和平之隱憂。民主進步黨認為,為維護區域的和平與穩定,雙方都應超越舊的歷史框架,「和而不同,和而求同」,以尋求戰略互利的戰略思維謀求改變這一戰略對峙的態勢。

四、 民主的社會共識
台灣是多族群之年輕的墾殖社會,國家認同紛歧,社會共識浮動。民主進步黨認為,任何涉及台灣重大利益的對外與安全政策,包括台灣前途之決定、獨立現狀之變動,以及重大對外政策之制定與執行等,都應遵行民主之原則與程序來決定,以建立民主的社會共識,強固以現代公民意識為核心的社會認同、國家認同。

五、 安全的防衛機制
台灣除中國的武力威脅與三戰(法律戰、心理戰、輿論戰)威脅外,還面臨國土環境安全的威脅,以及可能的疫災、恐怖破壞攻擊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民主進步黨認為,為因應新、舊型態的安全威脅,確保台灣的國家安全以及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我們必須加強國民安全意識,建立全民心防,整備能因應武力威脅、危機威脅之安全防衛機制。

參、政策主張

一、 堅持公義的普世價值,作為國際交往的共同基礎
台灣對自由、民主與人權等公義價值的追求,是台灣與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最大差異所在。民主進步黨主張,台灣必須在此一價值基礎上與國際社會交往,分享民主經驗,追求進步價值,創造共同的戰略利益。對諸多新的跨國議題,如能源短缺、氣候變遷、環境污染、貧窮問題、疫災防治、恐怖主義等,台灣作為地球村的一員,雖非相關國際組織之正式成員,仍應善盡國際義務,積極參與,有所貢獻,以促進國際和諧、增進人類福祉。

二、 鞏固與美國之戰略夥伴關係
長久以來,美國在台灣的安全事務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兩者之間,存在長期而友好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民主進步黨主張,未來,台灣必須進一步鞏固這種戰略夥伴關係,重建並深化戰略互信與戰略共識,在各方面有效協調台美雙邊利益,強化台美安全事務交流之制度性安排,加強經貿、社會、文化合作之深度與廣度。

三、 強化與亞太國家之區域合作,維護區域和平
由於戰略地緣以及歷史的關係,台灣與日本一向有著密切關係。韓國、東協、印度等亞太國家,目前都共同面臨中國崛起之衝擊。民主進步黨主張,台灣應更進一步深化與日本的關係,並積極強化與其他亞太國家之合作與對話,發揮軟實力,深化既有之實質關係,加強經貿投資的連結,推動公共外交,促進非政府組織與民間更密切的交流與合作,建立更緊密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與安全關係,強化區域相關事務之合作,共同維護區域之安全與和平。

四、 經由戰略互利尋求穩定機制
台海兩岸之戰略對峙態勢的癥結在主權的紛歧。我們認知北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但是,北京也應瞭解,歷經解脫外來統治、追求民主化等歷史進程,台灣人民堅持主權獨立,反對任何一黨專制的政治意志,更是鐵一般的現實。民主進步黨主張,兩岸都應和而不同地在現實的基礎上,和而求同地經由尋求戰略互利,發展有利於雙方各自和平發展之穩定機制。

五、 建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
要尋求兩岸之間的戰略互利,必須通過交流、對話,化解歧見,控制衝突。民主進步黨主張,雙方應在對等、互惠的原則下,通過多層次的對話,就多層次、多面向的議題,交換意見,尋求解決兩岸相關問題的路徑,建立機制。通過這樣的路徑與機制,在互動中逐步建構多層次、多面向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解決問題,維持穩定之建設性雙邊關係。

六、 推動均衡之全球經貿布局下的兩岸經貿關係
大航海時代以來,台灣之對外經貿布局,都是均衡向外的。民主進步黨主張,在當前全球化趨勢下,台灣的對外經貿戰略,應均衡地布局全球,而兩岸經貿活動,是這全球布局中重要的一環。特別是當中國經濟發展愈來愈走向以權貴為核心之國家資本主義的特殊型態之際,台灣更應在全球經貿布局中,跟世界同步與中國交往,共同因應其特殊的發展型態。

七、 以軟實力推動多元外交,爭取國際社群之支持
台灣是從威權的發展中國家,成功轉型為已開發的新興民主國家,在經濟、價值、文化、科技等領域,都累積相當經驗。民主進步黨主張,台灣應重視這種軟實力,並善用公民社會力量,推動多元外交,向國際社群訴說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在內外困頓環境下追求民主、自由、公義的成功故事,並積極參與國際公益活動,在氣候變遷、環境污染、貧窮問題、疫病防治等跨國議題上貢獻力量,爭取國際社群之支持。

八、 促進兩岸公民社會多面向之社會、文化交流
台灣公民社會的茁壯,是台灣民主化成功之重要基礎。近年來,一些跡象顯示,中國的公民社會力量正在艱辛地成長,未來應會成為中國進一步正面發展的重要因素。民主進步黨主張,基於公民社會在台灣歷史發展中發揮正面作用的經驗,台灣應關注中國公民社會之發展,促進雙方公民社會多層次、多面向之社會與文化的自主交流與對話。

九、 展現自衛決心,強軍保台
儘管「和平發展」是世界主流趨勢,追求和解也是時代的主調,但「和平」仍然是「發展」的依託。「和平」不可能靠人恩賜,要靠國人的自衛決心與努力來得到。民主進步黨主張,為了保衛台灣的和平與安全,台灣必須持續整備能因應中國之敵意威脅及國土安全威脅之安全防衛機制。持續進行國防轉型,建立全民新的安全觀,有效整合資源,精進總體戰力,改善應變相關措施,強化應變能力,以維護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

十、 積極參與區域安全事務,加強區域安全合作交流
在全球化趨勢下,安全事務愈來愈需要跨國的合作。民主進步黨主張,台灣應向國際承諾,絕不發展與部署包括核生化等武器在內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台灣也應強化跨國性的反恐合作與網絡空間安全合作,並在國際人道救援與維護公海航行安全上扮演更積極角色,尋求與亞太周邊國家建立更廣泛的安全合作。


十一、 完善海洋法制,經營海洋之國
台灣是海洋國家,為有效捍衛海洋權益,強化海洋資源管理,應儘速完善以《海洋基本法》為首之海洋法體系的立法與修法,以因應現實情勢之變化。其次,為有效管理、經營海洋資源,捍衛海洋權益,強化國際海事交流與合作,應儘速合理地整合、再組織相關海洋事務決策與行政機制。


建立多邊諮商機制,合作開發海洋資源
台灣四周臨海,領海面積與鄰接區面積大於土地面積,專屬經濟海域更遠大於此。但由於周邊國家對相關海域之權利,以及相關之資源運用,有不同之主張,時有衝突。因此,我海域主權與海域資源運用之權利,日受威脅。民主進步黨主張,有關包括南海在內之周邊海域的紛爭與衝突,應由利益相關國家在多邊架構下,本「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之精神,在國際法下,共同就海洋資源開發、海洋污染防治、海上安全等海洋合作事宜,建立多邊協商機制,解決紛爭,共同維護海洋資源之永續利用,以及海域之和平與安全。


13 Responses to “【十年政綱】一、國家安全戰略”

ING Archive 提到...
2011年8月25日 下午7:12

建立多邊諮商機制,合作開發海洋資源 --> 是不是第十二點?


kevin 提到...
2011年8月28日 上午12:10

台灣買武器常常要花比較多的錢要如何處理?
不知道提升軍備自製比例是否可行?
(可創造就業機會?研發出新武器可否外銷?)
要如何避免金元外交?
如果說要先形成"台灣共識"再和中國談判的話,可行性頗低
先不談藍綠惡鬥的問題,政綱中都說了:"台灣是多族群之年輕的墾殖社會,國家認同紛歧,社會共識浮動"
更何況沒有給任何選項的話要憑什麼形成共識?
"九二共識"的問題在於不成文(或成文但不公開)
內容也不明確
建議從另外一個方向走
那就是要求中國提出成文,公開,明確的兩岸協議基礎
再拿回國內討論
這樣,至少會有一個選項,再依民主程序決定要不要接受


牛角 提到...
2011年9月1日 下午8:14

樓上一些構想都不錯,
但最後 "要求中國提出成文,公開,明確的兩岸協議基礎"
可能有點太勉強了.
十幾年來有沒有在聽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 講話,
要那個國家講理嗎? 算了吧.
凝聚台灣人對自己土地的感情是多麼重要,
這幾年台灣被汙辱的事件竟然還有台灣人在幫外面的人說話.
"不要把事情都政治化嘛"
我還看過政論節目在討論楊淑君腳墊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這個可以破金氏世界紀錄了.
看藍色綠色吵架吵習慣了, 竟然連臉皮和尊嚴都忘記是什麼了.
沒有榮譽感的人民是叫不動的. 榮譽感要先建立.


對誰都很感冒!! 提到...
2011年9月2日 上午1:25

『十一、 完善海洋法制,經營海洋之國』

我有兩個淺見:

第一、在戰略上的『太平洋糧道』以及『太平洋生命線』好死不死的台灣就在這條位置的最前端,如果今天波羅的海指數中的航運燃料消耗指數高於10以上,以這個論述點,執意要與靠近大陸區的國家敵對,台灣還要不要活??

第二、當民進黨一直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議題在提整個提案的時候,我想請這些人去看看:他們錯誤的決策讓台灣損失的糧食儲備量紀錄,看完在來說。


真心的朋友 提到...
2011年9月8日 上午4:33

從十年政綱看來,蔡主席領導下的民進黨太信任太依靠美國。這是危險的。
了解美國的人都知道,美國兩百多年來的歷史都一再証明美國的政策都是朝往自己優先于世
界的立場出發的。連奧巴馬總統在就職演說時都擺明要領導世界的野心,處處都是要坐大。
如今當中國大陸崛起時,美國都一味處處牽制。
對台灣,美國不會有真心關照,充其量也只是利用台灣作為牽制中國大陸的工具而已。
這類路人皆知之心,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醫生就常常忿恨抨擊,還望台灣人民明察。
大陸人,台灣人,本是同根生,同是中華民族,台灣又何必淪為美國牽制中華民族的棋子
呢?


真心的朋友 提到...
2011年9月8日 上午4:51

"強軍保台"
建軍本來就勞民傷財,是不得已的事,且有賴於強大的經濟實力作後盾才可能。
若台灣要以強大的軍事實力抵禦大陸,幾乎是沒有希望的事。只有繼續求美國賣武器,把人
民辛苦的血汗錢往美國口袋送而已。
要明白,台灣怎麼買,都比不上中國大陸自己研發與制造。
當然,軍隊還是不能太差,不然也無法面對日本對釣魚島的強勢,及對南沙群島競逐的列
國。
但"強軍保台",倒不如不以台獨潛議程與大陸對抗來得好。
台灣不搞獨立,量大陸也不敢造下毀滅自家人的歷史罪名。


IWT 提到...
2011年9月8日 下午7:04

謝謝各位的建議,我們將彙整給相關單位作參考。


jolan lee 提到...
2011年11月30日 上午7:20

太多的理念卻無實際作法,感覺像學生作文


尊嚴多麼的迂迴 提到...
2012年1月6日 上午5:29

如果兩岸之間沒有交易交流
沒飯吃的是中小企業的員工
大企業早已佈局大陸東南亞
聽說要把東西賣到東南亞
消費水平比我們台灣低
我們現在吃的豆芽菜,泡麵的乾燥蔬菜.....
就越南及東南亞進口的
你乾脆說賣給非洲好了
我們沒本錢向新加坡看旗
馬來西亞它有地和港灣
我們能在日本美國買地嗎?
迪士尼,在陳水扁時代就放棄台灣設點了
你能告訴我們為什麼嗎?
你說:必須通過交流、對話,化解歧見,控制衝突。民主進步黨主張,雙方應在對等、互惠的原則下,通過多層次的對話,就多層次、多面向的議題,交換意見,尋求解決兩岸相關問題的路徑,建立機制。通過這樣的路徑與機制,在互動中逐步建構多層次、多面向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解決問題,維持穩定之建設性雙邊關係。
這跟國與國對等談判有什麼差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從來沒軟化過
也說過不息武力犯台
股市應聲倒下
現在歐債危機都以經危害到大陸
你才在提要對談
歐債危機才是你應該講說你有什麼策吧
那麼被動等人做了才在提要對談
就這點就扣很多分了吧
每天都再吵吵鬧鬧
現實點好嗎?


尊嚴多麼的迂迴 提到...
2012年1月6日 上午7:30

民進黨執政時期,針對過去住宅政策的缺失,推出租屋補貼政策;國民黨執政後雖然基本上承襲,但卻又提出合宜住宅與現代住宅政策,重複過去廉價出售式國宅的錯誤,其中更隱藏圖利開發商的企圖。在市場失靈與政策錯置的環境下,弱勢與青年家庭的居住問題,仍將持續惡化且難見改善契機。

如果地都賣了還要怎麼圖利.基本上承襲就沒圖的可能
建商發給中小包是會有大財團賺的多嗎?
還真敢說 電影黑金都有演了劉德華10幾年前的電影
改變? 說的跟做的好像不一樣呢?
看不到你說的夢 也不用在意因為是夢


jmsj 提到...
2012年1月8日 下午9:14

。「和平」不可能靠人恩賜,要靠國人的自衛決心與努力來得到。

說的真好、「和平」是有過程的、如日本的和平代價是向美投降得來的。
我們為了生存在工作、工作不也是如同戰爭嗎、所以每天的工作也是戰爭的一種。
在職場中不戰爭、會有收入(和平)嗎?就能生活下去嗎?
所以要活下去就要戰爭(工作)、才會有和平(收入)。
說現實些、不要天真的想、不要工作而會有收入。


螞蟻 提到...
2012年1月10日 下午9:03

弔詭的十年政綱,看的人是是究竟是未可知的,可是,留言的,卻多傾向對政綱充滿質疑-這是否表示,其實支持民進黨的人,多半也不關心他們究竟有何主張,十年前崛起的那個貪腐執政與十年後妄圖騙取選票再愚弄人民的政黨到底有何改變及不同,根本不是他們關心的,他們只因它是民進黨,自稱代表臺灣的利益集合群,就不問是非黑白及中華民國真正長治久安到底該如何地支持了,正因如此,如果民進黨不崩解潰滅,臺灣人民就必須一直揹負這個幽靈


振嘉李 提到...
2013年4月17日 上午12:45

總覺得過於空乏~基本上,免於國家遭受敵國軍事威脅是最基本的,而最基本的安全,建立在國防武力上,如何強化國防力量,如何強化部隊戰力,好像都沒有提到。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